職場資訊
創業戰士 帶領「水中銀」起飛
11 Aug 2017
Bookmark and Share
三十出頭的杜偉樑,十二年來創辦了四家公司,第一家賺過千萬、第二家平手、第三家「蝕到喊」,第四家是他正擔任首席執行官的水中銀。別人羨慕他創業有成,他說「公司三次幾乎破產」。他堅持,因為他認定這家從事魚胚胎毒理測試的公司非池中物。去年,公司獲財團重磅注資,轉眼鯉躍龍門,聲價十倍,他說:「水中銀準備起飛了。」

「我是香港教育制度下的失敗者。」杜偉樑笑言自己是問題少年,偏好新事物且問題多多,與香港教育制度格格不入,結果會考只有十三分。他雖出身基層家庭,但父母明白留港出路有限,於是用積蓄支持他負笈英國,就讀時裝設計及紡織本科課程。畢業後他在當地一家大型時裝公司工作,但不久又發現性格不合,「覺得工作很多掣肘,成果亦不夠實際。」

不懂「淆」底 硬闖劍橋
於是他「膽粗粗」報讀劍橋大學工程碩士課程,「別人問我沒有工程學位,怎讀得了?但我就是想試。」結果面試官正是看中他肯學敢試,令他成為首位獲取錄的非工程系本科生。碩士還未畢業,就有朋友邀請他一同到深圳創辦電子公司,但月薪只有一千五百元人民幣,出手還真夠低,他卻一口答應,「我當時覺得不錯呀,因為我不懂電子工程,即是有人付錢給我學新事。」結果這家公司在創辦後五年上市,為他賺取過百萬美元的資金。Uber、Airbnb、阿里巴巴等企業,令不少人相信從事創科會有一番作為。不過,杜偉樑說:「當年創業的形象是Loser(失敗者)。」他的劍橋同學,畢業後一半從事投資銀行,部分繼承家族生意,他是班上唯一的創業者。他笑言,當時與一班朋友去飲酒,同行女士問他職業,他說正在深圳創辦電子工程公司,對方聽罷也馬上「擰轉面無偈傾」。

起死回生 注資救公司 
「讀得書多很難創業,因為機會成本太高了。」杜偉樑見證在投行工作的同學,曾經一年分紅過千萬,既然如此,何必冒險創業?何況創業亦非穩賺。事實上,杜偉樑在2010年離開工程公司後,決定做基因檢測的生意,將內地人的DNA樣本送到外國化驗。眼見人手設備,萬事俱備,內地政府卻突然推出政策,禁止將DNA樣本送出外國,直接判了他死刑。一次失敗沒有令他停步。當他發現了水中銀這家初創企業,雖然他事前同樣對生物科技認識有限,卻加入公司工作至今。他形容扶植這家企業的過程很「噎」,「當時水中銀的創辦人仍然是學生,而我原本只想做投資者,但他們開出的價錢一點都不便宜,於是我提出要在公司做義工,了解公司運作。」八個月後,水中銀資金耗盡,杜偉樑再不出手就要破產,於是他決定投資,但前提是要裁減八成科研人員,「當時我們的財政很薄弱,不足以支持這麼多研發人員。」他坦言,「當時我剛剛加入公司,就要炒人,應該都幾多人憎我。」但今日回顧事件,他認為裁員既可令公司專注從事科研商品化,被裁的研發人員事後輾轉到大學工作,有更大的研究空間,是雙贏的決定。

水中銀在2015年憑轉基因鯖魚及斑馬魚胚胎毒理測試技術,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最高榮譽大獎,揚威國際。不過,杜偉樑坦言,公司直至15年中,才成功將研究成果商品化,中間經歷多次低谷,「之前有人想投資公司,一看持股狀況,很驚訝我明明不是公司創辦人,卻有如此高的持股比例,我說,『是呀!因為公司有三次幾乎破產,都是我入股注資。』」

創業秘笈:不死精神
「每次投資,我都有掉落鹹水海的心理準備,但水中銀是一家用科技解決社會問題的公司,這種公司應該要成功。」知識令判斷正確,判斷正確也建立起自信來,這正是杜偉樑這位創業戰士「打不死」的原因。水中銀長大了,樂於創業的杜偉樑,會否感到厭倦,要另起爐灶,再尋新挑戰?「現在才是公司最精采的時候,我當然不會走。」不過有一件事,他卻十分肯定,「水中銀一定不是我最後一家公司。」敢於嘗新,不滿足於守業,或許就是推動他成為創業家的本性。